Annaaaaa

这里安娜!是个话痨,主混凹凸,lo,绘等,松差不多淡了。

最近疯狂沉迷BTS!团饭不过最喜正泰!

凹凸吃雷安瑞金,不逆不拆,巨雷安雷。是安吹雷吹。

最近疯狂沉迷雷安无法自拔,笔速跟不上脑洞的一个人。

只会画点丑画,关注我的人小心了!可能这次看是这个画风下次就像换了一个人,不要怀疑这个号只有一个人。🐸

xjb的小摸鱼

也就是一个破烂小段子,原本就想写个50字随便摸摸,没想到越写越多。题目来自于我九哥! @欧泽兴 非常感谢!写的很辣鸡真的对不起她给我出的题😭😭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挑刺!

是烟与水。

其实当晚就写好了,但事实上没有好好结尾就一直放着,过了好几天在回头看,发现根本就不想写了【也写不下去了】就草草给了个结尾。

【所以我说我不是文手的料x】

tag真的很不好意思打,是雷安,而且已经很不要脸的艾特了出题人了x。如果你有幸能看到这篇文章,并且有勇气读的话,真的是非常感谢了!

这里只是一个破烂画手,文笔不佳,只是摸鱼,还请多多包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啪嗒,啪嗒……”

沾着水的牛筋底与地面不断相互咬合,挣开,粘腻恶人的声响在淅淅沥沥小巷子里回荡。

烟,缓缓腾起,在空中狐假虎威的膨胀着身体,在无形中扭曲,接着又被雨水骤然撕裂,瞬间的狼狈后继续着自己的嚣张。

昏暗的深巷中,一小撮火光不安的闪烁,照不亮持有者得脸,但一双紫眸却在幽冷的黑暗中透着狠光。

“安迷修,你倒是继续给我能耐啊!”

来人咬着烟一脚跺上地上满是灰土污秽的棕色脑袋。地上侧躺着的青年没有一丝反应,身上的白衬衫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,却透出底下的小麦色的皮肤,勾勒出流畅的腰线。黑色的裤子早已湿透,紧紧的粘合在皮肤上。青年弯着腿窝躺在那,像只坏掉的娃娃。

“之前不是挺能说的么?现在怎么没声了?”

因为叼着的烟,话语从牙缝中破碎着挤出,但却像是狮子进攻前的低吼,充满了危险的气息。

“啊?!”又是更猛的一脚踹上了肩膀,力道之大直接把对方翻了过来。“我他妈问你话安迷修!!”

吼声撞在巷子狭窄的矮墙上破碎,戛然而止后的微弱小雨滴答作响,像是炸弹爆炸后溅落的碎片。

雷狮抓着他的领子,接近疯狂的拉进了他与安迷修的距离。“安迷修,你看着我安迷修!”他的烟还没有吐出来,咬牙切齿的低吼,恶魔般地令人恐惧。

安迷修的脸上占满尘泥,眼睛被湿答答的刘海遮住。听闻来人的话语微微抬了抬脑袋,算是勉强晃正了,但却没有任何表示。

雷狮一把抓起安迷修额前的刘海,提起他的头正对自己。安迷修眼皮耷拉着,浓密的睫毛下眼神涣散,一眨不眨,像对双翅破烂的死蝴蝶。

良久,缓缓抬起了眸子。

“雷狮,你他妈就是个屁都不懂的流氓混账。”抽空力气的微弱话语,一丝丝在混满烟雾的空气中漫开。但却带着刀刺般,在空气中与来人擦出火花。

…………
小雨还在滴滴答答,巷子里的烟雾掺着火药味浓稠流淌,却又能在其中闻出一种不一样的味道。

5 1  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Annaaaaa | Powered by LOFTER